• 2012-08-08

    轨道

    一觉醒来,她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胖子,叩问心脏,知道自己是谁吗?心脏说,我已经装满了别人,没有你自己了。

    那我呢?那我呢?

    于是她依循这梦,开始一场寻我之旅。她的自我,是一个姑娘,姑娘的名字,叫做没有。为什么你是没有呢?是你从来不曾存在,还是一出生就知道这人生就是会变得没有。

    究竟是怎么样,她是曾经经历过已经忘了,还是根本没有经历过。

    已然是忘了,已然仿佛堕入新人生。

  • 2011-10-15

    中队长3

    这是第二个秋天。

    原本与这个世界绝缘的部位逐个敞开闸门。

    火烈鸟的有趣感,在第四次进去动物园后产生了强烈质变,中队长要活烈鸟过来,过来。 要来要走要吃,中队长对自己的感受已经知道怎么去发号施令。不然则嚎啕大哭一番,这当然是普通指令无法起作用的时候。

     自由是什么,中队长从来不关心,与原本必须的物件说分手,上下台阶也不成问题了。

    半夜总是噩梦来扰,在醒不来的世界里哭嚎,这边醒着的世界里,给哭醒的人,束手无策。

  • 2011-07-05

    神游记

    又一次出现在这个出口。

     

    出去就是这个夏天最热的正午,她还是走出去了,和上次一样,这个对着高速公路的出口,令人感到异常紧张,通往完全的另一个世界。现在要做的,就是在这另一个世界里找到一条路杀回自己的世界。

     

    她买了路边摊的哈密瓜吃,远远的看到宜家的大黄字,心里顿时有了底气,土豆配瑞典肉丸是很好吃的,何况还可以买到防撞贴。就这样一直走,顺手接过大广告纸遮挡太阳。

     

    过了那个长长的红绿灯,苗条的时髦女郎在哭泣“一句话也不说,一句话也不说,就走了,人家还是小女孩啊,呜呜呜!”,边上的路人再重复她的话“什么,什么你被男朋友扔这儿啦?”可这样跟路人投诉是要被骗一次,还是要骗路人呢。下次出街,可要记得带上钱,可不要被甩在这里不归家。

     

    宜家几乎所有的可以坐的地方上有坐着人。在这正午时分,餐厅一如她心下判断的那样,渴望就餐的队伍,排出了餐厅,再环绕餐厅,形成了饥渴的人墙,而隔墙的里面,端着餐点无法就坐的人,迷茫的等待着,她装作没有想吃瑞典肉丸那样,急速的走掉了。防撞贴倒是有,不是很美,又不是很得宜,于是她买了两个其他不相干的东西。

     

    正午已经过了,肉丸也吃不到,买了三明治吃,和咖啡相配的除了糖末还有一包植脂末,就那么直白的写着植脂末,我是植脂末,你还要吃我吗?她忍着这三个字的挑衅,将之倒入咖啡,喝下一口,简直吃到了屈辱的味道。边上有少女和壮男在聊天,壮男说,我想要找你这样的,少女不置可否,反而与之讨论开不是太文静或者太过骚的前女友。语言犀利,表情平淡,感情浓烈的交谈啊,她想着自己这颠簸离奇的行为,还是将植脂末咖啡一把丢入台下的垃圾桶,就此离开。

     

    惊悚的事情也是有的,那是一个查询她是否在岗的电话。好在还有可以出门买电话卡这个说辞挡一挡。又碍于地铁广播声音太大,没有回机。

     

    当她穿过地铁,乘上电梯,打开玻璃门,踩着哒哒作响的鞋子,坐在电脑前,喝下一口开水,像什么也没发生过那样,回复起信件。

     

    身边所有的人一如她离开时那样,埋头端坐到现在。

     

    你以为你看见了,其实你什么都没看见。

  • 2011-05-25

    立夏日之晨

    立夏日之晨,他手里熨烫着晒不干的裤子。
    想起了自己的少年时代。
    立夏这天,应当吃笋,

    少年时,他清早带着两篮子头天山上摘下的笋,上街市去卖,一毛钱一把,很抢手。

    上山摘笋的时,曾遇到过手腕粗的蛇。

  • 2011-04-17

    爱丢东西的人

    她在餐厅打开早餐,吃完,又回到自己的位置前。

    有一个电话来问,你是不是把钱包掉了。

    啊,是。

    于是取回了完好无损的钱包。

 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

    她在三天后才确认工卡确实是掉了。

    然而在第五天,一个短信来问,你还需要你的工卡吗。

    原来工卡去了外地,距离她所在的地方有几百公里呢。

    这几天甚至都没有逛街,唯一的解释是给人偷了,可这是个没有价值的被偷窃物品。

    没有这张卡的她,不能自由出入各个自动玻璃门,已经尝到软禁的艰辛。

    拾到这张卡的人,是个已经几天没有出车的长途车司机。

    是的,需要拿回来。

    她认识的彪形大汉就在那个城市,

    可彪形大汉在发表着社会危险论,建议她放弃此卡,哪怕是彪形大汉也害怕被骗。

    她只好请长途车司机帮忙快递到她的城市,到付。

    长途车司机欣然应许,代付。

    第七天,当她从快递包裹里拿出工卡。

    简直有重获自由的新生感。

    谢谢你,你是个好人。

    被代付的快递费,令她歉意颇浓。

    可她依然难以是大方的长途车司成为稍微热络一点的人。

 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  她又在餐厅加热早餐。

    然后进入工作状态。

    有人进来给隔壁桌一个手机。

    是她的手机。

     

  • 2011-04-17

    相对变臭

    他很稀罕的问了个问题。

    最近你擦香香前,有没有把脸擦干。有没有。

    没有用电吹风吹干,但也不至于滴下水滴。

    为什么要问这个。

    啊,为什么最近你满脸口水味。

    为什么现在问。

    忍不住了。

     

  • 2010-10-13

    十月十一日

     

     


    她生了一个很大的气
    却发现再也吵不起来了
    只好坐在地板上和他聊天

    看着天花板
    各自将头扭到一边
    大缺口就要溃堤

    他把眼睛眨了几下
    有点哽咽
    她没看他
    给出接近于嚎啕的哭腔

    把这条堤坝交于时间
    如果修好了就不会溃坝
    如果修不好河水流把坝冲平

    剩下一马平静河川

  • 2010-10-13

    离一个骚


    那个人在弹吉他
    那个人在草坪边弹吉他

    在弹吉他
    他弹了许久

    那个人拿着相机
    那个人拿着相机喀嚓嚓

    在拍照
    他拍了许多

    那个人推着单车
    那个人推着单车慢慢的走

    后面驮着小孙女
    小孙女迷蒙着眼没睡醒

  • 2010-09-30

    中队长2

    中队长看到沙发边上的日历,忽然很雀跃,一用力,将台历整个拽到地面。

    她低头看着它,一阵好奇。

    这里的方言还是没有学会,好在也不耽误她表达自己。

    其实表达也不太需要,目前只想的到处看,最好还可以摸一下。

    楼下有只难以理解的蝴蝶。想起来,她总要去转一下。

    耸鼻子,嘬以及吧唧嘴巴表示欢欣,紧闭嘴巴表示拒绝,种种行为代替着言语。

    如今她觉得自在得很,半夜里也想翻跟斗起来玩一玩。

  • 2010-05-18

    中队长

     

    夏天真正的到来了。

    中队长躺在折叠沙发摊成的床上,身上盖着旧床单,就这么睡着了。

    泳池里阵阵水声,游泳的人却很安静。

    裤子总是缩到脚踝上,她每天只要醒着就感觉到阵阵发自心底的饥饿。

    来到这里已经两个多月,却经历了四个季节,衣服们堆满了柜子。

    她想着,如果醒来不再觉得那么饥饿和疲累,

    下一次一定要说多几句话才行。

  • 2010-02-21

    这个晴天和上个晴天的区别和这个阴天和上个阴天的区别一样。时光照透了过去,而现在这么明确,而明天还是模糊着。她现在,在现在里。明天既然要明天来,就让它排队吧。

  • 2010-02-17

    春天

    春天来得很蹊跷。

    本来穿着棉衣,一下子就要换成短袖,才不会被热熟。

    从北边来的人一点都不适应,接着,第二天就冷下来了,这一冷就进了速冻箱,蔬菜们身价高涨,报纸上在说,西兰花翻身到25元一斤了。

    中队长听说了这些情况,又盘算了一番自己要到南方的时间,好在还有20多天,即使玛丽波平斯阿姨驾驶的东风提前一个星期到来,也有十几天,那时候,那时候,应该真就是春暖花开的好时节了吧。

    中队长想着这一趟中转站的旅行就要结束,下一场漫漫人生旅程行将开始,半夜也禁不住要辗转几次,真希望有个好人生啊。

  • 2009-12-22

    博客解咒法

    鉴于这个博客有说出来就失灵的功能,我决定坦白一件事情。

    继去年12月丢失手机一台之后,本年的12月刚过完一半,我又丢失了一台手机。

    上一台在圣诞节失魂落魄的掉在车上,今次是放在外衣口袋里被小偷先生盯上。

    由此,我中了一个“逢12月必丢手机”的咒语。

    希望这篇博客能够象过往让键盘起死回生、公车召唤术失灵一样,再接再厉,让“逢12月必丢手机”咒语失灵,嘛呢嘛呢哄。

  • 2009-12-12

    负气

    她一直无法无法解释的事情是,为什么说了很多话之后,整个人就会像个气球一样泄气。她所说的话,把别人给鼓足起来了,而她自己却泄气到不知道如何是好。这些话携带走了她的能量。

    日头在西边落下前,跑来跑去的小孩到达了高峰,天黑了,光亮教室暗下灯来,孩子们不见了。那股气,还是没有回来,她不知道怎么办,怎么样它才肯回来。

  • 如果有一堆不想面对,也不能丢弃的秘密怎么办。

    实在走投无路,可以抱着那堆写满字的A4纸,去找碎纸机先生呀。碎纸机矗立在复印机旁,低调到人们通常会把它当成一个置物台,。当碎纸机一小叠一小叠的把文件吃光光后,她恍然大悟的明白到一件事情,原来,她一直在怪兽公司工作,而碎纸机是就是那长着发光牙齿的钢牙怪。。。